老師,請救救我!高雄市立陽明國中教師 林孟慧

天晚上,剛用完晚餐,家中電話突然響起:「老師!我是班上的阿廷,請您救救我!」這突如其來的電話讓我覺得有點唐突。

我安慰在電話那頭的阿廷:「有話慢慢說,你現在人在哪裡?」阿廷有點緊張地回答:「我現在人在補習班。」我問:「那你在補習班怎麼了嗎?」阿廷繼續向我求救:「老師,我可能等一下回不了家了,請您救救我!」
我仍然不懂阿廷的意思:「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你不能回家?」阿廷害怕地告訴我:「因為補習班的同學告訴我,有人要在補習班門口堵我,我不敢回家。」我提醒他:「那你有沒有向父母打電話求救?」阿廷仍然緊張地說:「現在爸媽都不在家,所以向老師求救!」

我試圖安慰他,請他不要慌張:「你先待在補習班,不要出去,並向補習班主任、老師報告這件事情。馬上打父母親手機,通知他們去補習班接你,如果再有狀況,打電話給老師!」我告訴他處理的方法,希望阿廷化險為夷。
之後,家中電話不再響起,我等了一個小時後,主動打電話到阿廷家,看看阿廷平安回到家了沒?電話響了一下子,有人接電話了,我說:「請問是阿廷家嗎?」電話那頭回答:「是的!」我曾和阿廷媽媽通過電話,記得她的聲音:「請問您是阿廷媽媽嗎?」阿廷媽媽也認出我來了:「是的,請問是林老師?」我仍不放心的說:「是,阿廷平安到家了吧?」阿廷媽媽感謝地回答:「謝謝老師,他已回家了。」「好的,明天我會找阿廷約談,了解今晚是怎麼一回事,因為他剛剛向我求救。」我說明來電原因後,便掛上了電話,因為阿廷媽媽告知我,目前阿廷不方便接電話,我也怕打擾他們的作息。

隔天一早到校,我馬上約談阿廷,問他昨晚到底怎麼回事,阿廷誠實告訴我,因為他和別班同學有一些誤會,因此有人想利用他補習下課後,找他算帳。我要他馬上去找同學解釋清楚,不要再有類似的情形出現,他答應我,今天下課時間,會請同學陪他去跟別班同學說清楚。

到了中午,全班用完營養午餐開始進行打掃工作的時候,班上走廊突然多了幾位穿著便服上衣的其他班學生,我當時仍在班上督導同學打掃,看到他們覺得很怪異。

那些學生往教室裡面看,好像在找什麼人,不過他們沒有看見我。因為班上打掃時,椅子都會放在桌子上,以方便掃地的同學清掃,因此,從教室外看進來,不容易看清楚教室裡面的情況。

他們其中一位問了班上掃走廊的同學,要找阿廷,同學好意幫忙叫人,可是我在教室另一角,卻看見阿廷不敢出去和他們見面,因此,我走出教室外,他們一群人見到我,有點緊張,我問明來意,並反問為何穿著便服在學校行動,他們回答因為上完體育課,衣服濕透,老師同意他們暫時先穿便服活動。

我要阿廷走出教室,和他們面對面,並留下當事人就好,其他陪同的同學先回班上,不一會兒,走廊只剩下三位學生,而且午休鐘聲也響了。

我介入了解他們各自的說詞。原來是因為阿廷以前的同學平時和阿廷各自回到家後,都會開電腦傳即時通。結果兩天前,阿廷在網路上有一些留言對同學不太禮貌,而且涉及兩性交往的流言。因此,這位同學氣得隔天到班上向同班同學訴苦,而被流言點名的其中一位同學,更是氣不過阿廷的言論,因此放話要在阿廷補完習後,帶同學去門口堵他問話。

而今天早上,阿廷雖然有同學陪同向他們解釋,當事者仍然有些誤解,因此,中午他們吃完午餐後,便三五成群瞞著導師,結伴來班上找阿廷理論,沒想到會遇上我。

我聽完他們的說明後,知道阿廷是始作俑者,因此要求阿廷先向他們道歉,並要他們當著我的面,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詳細解釋清楚,也允諾我不可再私下帶人找阿廷麻煩,大家都談清楚、和解後,才各自回班級午休。

事後處理

在他班學生離去後,我留下阿廷,告誡他使用網路的法律問題,雖然校規也有類似的規定,不得在網路上毀謗他人,或散布不實的言論。但有時有人可能會因氣憤,一時大意而觸法,這是不應該的行為。

下午,我也利用時間轉告同事該班有學生來班上的事,同事也很驚訝,完全不知道有此事,他會協助加強班級管理,避免此事再度發生。

當天放學前,阿廷的父親來電,他很擔心阿廷的個人安全。可能因為太過心急,因此講話口吻有些不耐煩,我試著安慰他,也說明已處理告一段落,阿廷父親才鬆了一口氣,放心的掛上電話。

這件事情因為親師生的互相配合,終於畫上句點,阿廷也由此得到教訓,了解網路禮儀的重要性。

靜心一得

俗話說:「話多不如話少,話少不如話好。」說話真的是一門藝術,有時,我們無心的一句話,卻可能帶給別人困擾及誤會,到最後演變成一個大麻煩。因此,在說話前要好好思考話出口的後果,謹言慎行才行。

現在科技日新月異,網路時代已經來臨,雖然帶給我們很大的便利,卻也不能不留心其負面效益。網路流言就是一個例子,有時錯誤的言論以訛傳訛,到後來也可能會變成對他人的毀謗,就可能已觸法,重者還會吃上官司。

曾聽長輩講過一句臺語俗諺:「話三百六十角,角角會傷人。」意指言論如果不慎,可能就會造成對他人的傷害。因此,各位青少年朋友們在待人接物中,都要留心小地方,以免造成「病從口入,禍從口出」的窘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