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英語自己學—從英語全球化反思英語教育與學習試題組

準備英語科考試時,不管是小考、段考,或是教育會考,你是否也為了哪個動詞後面要加to,哪個動詞後面的動詞要加 -ing,而感到一個頭兩個大呢?更不用說讓人永遠搞不懂的現在式、現在完成式、過去式和過去完成式到底要用在什麼地方了。從小到大,雖然不停地被大大小小的英語考試轟炸,很多人可能都沒有好好地思考過:為什麼要學英語?為什麼學的是英語而不是法語、德語、西班牙語?如果在學校學習的目的之一是為了培養我們應付未來生活的能力,那麼,英語要學到什麼地步才夠用?每個人學英語都要學到一樣的程度嗎?學英語又是為了和誰溝通?這些問題都值得我們花時間想想。現在,我們暫時拋開英語是個煩人考科的想法,先來好好認識一下這個語言。

誰在說英語?

英語是當今世界上最多國家當成官方語的語言,也是目前全球使用最廣泛的語言。根據統計,全球有將近20億的英語使用者,也就是說,幾乎每3個人就有1個人在使用英語。國際間,不論是在商業、學術界、教育圈、科技業或媒體業等,英語都是首選的溝通語言;不論你是臺灣人、日本人、法國人、德國人或巴西人,只要遇到一個外國人,如果你不會講對方的語言,或根本不知道對方講什麼語言,通常第一個念頭都是用英語溝通。

雖然英語源於英國,但由於航海時代英國大舉擴張殖民地,英語得以傳播到世界各地。早先為英國殖民地的國家,如:美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南非等,也把英語當成主要語言及官方語言使用。早期雖然部分人士把英國的英語視為最正統的英語,但目前各英語語系國家早就發展出具有自己特色的英語,如:美式英語、加拿大英語、澳洲英語、紐西蘭英語等;其他如印度或奈及利亞等早期受到殖民的國家,英語雖然不是這些國家的主要語言,但也都已經在地化,逐漸演變成英語的方言之一。此外,由於美國政經地位的強盛與美國文化在全球的強勢滲透力,美式英語的影響力早已遠遠超過了英式英語,舉例來說,目前臺灣國中小與高中的英語教材都是以美式英語編纂。雖然許多臺灣學生對英語頭痛不已,但相較於其他外國語,英語因為早期的擴張和傳播,是多數移民社會的主要語言,因此大量地吸收了其他語言的字彙,語法也越趨簡化,比起法語、德語、西班牙語等,已經是比較好學的語言了,更不用說和公認難學的華語(中文)和俄語相比了。

目前全球使用英語的人口雖然高達20億,但英語母語人士僅有3億多人,即使加上將英語作為第二語言的人口(4億多人),也不到全球英語使用者總數的一半。雖然說我們學英語總會認為學好英語後,就可以和英語語系國家的人溝通,這種想法無可厚非;不過,根據估計,目前全球使用英語的場合有高達80%的比例發生在英語非母語的人之間。由於語言會隨著時間和使用者改變,如果說英語未來的發展和變化取決於非母語人士(也就是你、我)似乎也不為過。

EIL vs. ELF

基於這點,我們應該怎麼看待英語呢?雖然英語作為國際語言(English as an international language,簡稱EIL)的地位難以撼動,不過隨著英語使用人數與場合遽增,把英語當作溝通語言的情形早已不侷限在國際場域了。例如,印度是多方言的國家,來自印度不同地區的人操著彼此都不懂的方言,英語很有可能是他們唯一能用來溝通的語言。我們若仍舊把這種場合所使用的英語視為國際語言,似乎有點名不符實。因此有學者認為English as a lingua franca(簡稱ELF)這個名詞能更完善地解釋現今英語的使用情形。Lingua franca這個詞的意思是「通用語」,就狹義的解釋,原本是指不同語言背景的人用來溝通的語言,而通常這個語言不是溝通雙方的母語。如此一來,好像就把英語母語人士排除在ELF定義下的使用者之外了。雖說使用英語的場合有80%發生在英語非母語人士之間,我們也不應該忽視英語母語人士與英語非母語人士之間使用英語溝通的情形。因此,考量到當今世界的情況,English as a lingua franca應該擴大解釋:只要雙方因為沒有共通的母語,而把英語當作是彼此溝通的語言,我們就可以把英語當作通用語使用。以ELF(英語作為通用語)代替EIL(英語作為國際語),不但包含了EIL定義下不同國籍的人用英語溝通的情形,也包含了上述印度的情形。

ELF的功能性

ELF的核心概念著眼於英語的溝通功能,也就是達到使用者雙方彼此理解、有效溝通的目的。相反地,過去不管是EIL或是EFL(English as a foreign language,英語作為外國語),都暗示了英語的使用或學習,要以達到母語人士的程度為目標。說著一口流利的英語對溝通有幫助,這點無庸置疑,不過,英語流利的程度與使用英語溝通的有效與否,似乎不一定成正比。舉例來說,偶爾聽到有人去日本旅遊,不會說日語,便理所當然地使用英語向當地人問路。一開始使用流利的英語,某些當地人不見得能夠理解,但之後改用較簡單的單字和短句,反而成功地找到路了。另外,在電視節目《天才衝衝衝》「瞎拼ABC」單元中,也常常看到英語流利的甲來賓一開始用流暢的英語解釋,要猜題的乙來賓聽不懂,甲來賓於是改變策略,使用簡單的英語單句和單字,反而成功地達到溝通的目的,讓乙來賓順利猜對題目。這兩個例子當然不是說學英語不需要太認真,馬馬虎虎也可以溝通,而是要提醒英語的學習者和使用者,在使用英語溝通時,最重要的目的並非語言的正確性,而是達到彼此理解及有效溝通。若以達成這個目的為前提,我們就要注意我們溝通的對象是誰,溝通的目的是什麼,又該如何共同協調出一種最容易且最有效率的溝通方式。

ELF的語言特色

隨著英語在全球作為通用語使用的機會越趨頻繁,有些學者開始好奇,來自不同語言與文化背景的ELF使用者,他們在英語的使用上是否能歸納出某些共通的特色?過去十幾年來,學界整理出ELF在詞彙、音韻和語用上的特色,以下我們來看一些例子。

在詞彙方面,ELF使用者常會省略動詞第三人稱單數現在式字尾的 -s,混用關係代名詞who和which,混用附加問句(如用isn’t it?取代shouldn’t they?),插入多餘的介係詞(如:We have to study about English.),或是名詞的過度描述(如用black color表達「黑色」一義;母語人士通常只用black表達即可)等。

在音韻方面,ELF使用者常會混淆像是無聲及有聲的 “th” 音(/θ/ 與 /ð/)、母音的長短(如不區辨pitch和peach)、相似母音的差異(如bad和bed)或是省略某些子音(如friendship省略了d的音,而念成frienship)等。

在語用方面,ELF使用者在溝通時,常會有一句話重複說的現象,這是為了確保彼此都能理解對方;他們也常會換句話說,或自我修正前一句話。學者也發現,英語母語者和ELF使用者在口語用語的使用上也有所不同:像是英語母語者使用 “you know” 多半是用來表達自己的參與感或表示禮貌,但ELF使用者則多半是用來加強自己在說話上的連貫、強化自己的立場、或是爭取時間構思下一句話。

上述這些ELF的特色,尤其詞彙方面,都極有可能被大多數的英語老師視為錯誤;然而,就像前面所說,「正確性」並不是ELF最強調的層面,重要的是有沒有發揮溝通的「功能」並且達到溝通的「目的」。事實上,ELF的學者指出,上述三項音韻特色在ELF的語用情境中並不會影響理解或產生溝通問題;也就是說,就ELF而言,口語中即使沒有清楚分辨 /θ/ 和 /ð/ 也不會造成嚴重的溝通障礙。而 “you know” 在英語母語者和ELF使用者間的語用功能差異,更無關使用上的正確與否。那麼,你可能會問,如果學英語只是為了達到溝通的目的,不需要在乎是否達到母語人士的水準,為什麼我們不學ELF就好了?這樣不就不用再去管那些煩人的文法了嗎?

為什麼不學ELF就好了

事實上,有學者強調ELF並不像美式英語、英式英語或澳洲英語那樣,是一種英語的「形式」或「種類」,而是一種「功能」。雖然學者歸納出不少ELF的特色,但這些特色出現的頻率並沒有穩定到讓ELF成為英語的一個分支,原因在於ELF使用者的組成非常容易變動,不像美式英語或英式英語等有一群較穩定的使用者,把英語當成母語學習和使用;ELF的使用者雖然數量很大,但在英語的使用上也因此產生很大的差異,要形成一種具備一套固定且穩定文法規則的英語非常困難。因此,就目前的研究而言,要將ELF視為英語的一個種類,甚至教或學ELF,是不大可能的。

ELF跟英語教學有什麼關係

如果ELF不能教也不能學,那我們知道這些有什麼用?不同於EIL和EFL(注意別把EFL和ELF搞錯啦!EFL是「英語作為外國語」,而ELF是「英語作為通用語」),ELF的使用不以英語母語人士的水準為標竿,而重視英語的溝通功能,並主張每一個使用英語的人都是英語這個語言「正當的」使用者及擁有者。印度英語或菲律賓英語等,往往被認為不如美式英語或英式英語等傳統認知的「正統」英語;然而,從ELF的觀點來看,這些傳統誤認為「非正統」的英語都是在當地不斷使用而漸漸在地化的結果,同時也反映使用者所處地區的社會背景與文化元素。

然而,畢竟ELF在語言學研究中還是較新的領域,當談到ELF研究或如此的概念對於英語教學的啟發,在學界還有許多爭辯。大多數的學者同意ELF的研究結果不應該直接應用在英語教學現場;也就是說,ELF研究不能直接決定什麼該教又什麼不該教,或者什麼該學又什麼不該學,而應該讓英語教師和學習者更加了解當代英語使用的情況。此外,到底英語教學的設計應該以ELF為中心思想,或是沿用現今較普遍以母語者為典範的做法,也尚未有定論。前者的支持者認為,融入ELF的概念,較能讓英語教學符合當今英語實際使用的情形;後者的支持者則認為,母語者典範能提供學習者較完善的起點,且較易於國際間英語使用者在溝通上的理解。

雖然說ELF的研究跟意義在學界的討論中,還沒有達成共識,更不用說能提出實際的建議或大規模的變革,不過,至少有一點確定的是,隨著英語世界政經地位及全球環境的改變,當今英語的使用情形跟以往已經有很大的不同。而當一個語言的使用情形變得不一樣了,它的教與學也勢必會產生變化──英語當然不例外。因此,現在的英語教師(甚至是學生和使用者),都應該至少有這樣的認知,開始反思傳統母語者典範存在的正當性,還有,我們是否過度依賴或崇拜母語者標準呢?

ELF跟英語學習有什麼關係

話說回來,國中生為了應付學校教的英語都已經夠頭痛了,為什麼還需要知道ELF?就算瞭解了ELF,英語考試還是要考文法,動詞第三人稱單數現在式沒加 -s還是會被扣分。前面我們再三強調,ELF著眼於英語的溝通功能而不過分強調正確性,也不認為我們在學習或使用英語時,一定要將母語人士所用的英語奉為圭臬。

其實,這樣的概念也體現在十二年國教英語文課綱裡。課綱的基本理念提到:英語已經「將這個語言的所有權釋放給使用這個語言的國家或個人,容許一定的歧異性,而產生所謂的『世界性英語』(Global Englishes)」;因此,課綱也強調,我們學習英語,「除了語言知識的學習與語言技能的培養,更應重視語言的使用。」也就是說,雖然文法句型是學習英語重要的一環,但我們更要注意這個句型有什麼溝通功能,又該如何運用在實際的溝通上。此外,雖然說我們學習英語時,需要顧及語言使用的正確性和流暢性,卻也不需要處處要求精確無誤。例如,在閱讀時,應該要「先」求讀懂文章的大意,以及這篇文章想要傳達的重要訊息,而不是「先」精讀每一句,力求一句話的每一個字都百分之百理解才繼續讀下一句;口說更是如此,我們不應該因為擔心說不出文法完全正確的句子就不敢說話。畢竟口說的即時性和溝通導向比閱讀更強,一句話說不清就用兩句話,第一句話說錯就再說另一句話補強或是澄清。我們連講自己的母語時,都會因為說錯話或說不清,而需要再說好幾句話來闡述自己的觀點讓對方理解,難道說英語時不是如此嗎?

更重要的,除了課堂內語言知識的學習與技能的培養外,學習者應該同時發展自學能力,讓語言學習不僅僅侷限於教室的框架內,而是能實際付諸生活應用並且為終身學習奠定基礎。以這樣的態度學習英語,或許比較不會讓英語淪為單純的煩人考科,也可以讓自己在學習英語的過程中有更強的自主性,同時思考自己要學什麼樣的英語,需要什麼樣的英語,並且體認到自己也是全球20億使用英語、擁有英語的人之一。